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談到中國話劇,不得不提北京人藝;而談到北京人藝,于是之又是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
  于是之憑借表演天賦和超出常人的努力,從社會底層中奮斗出來,并保持了終生的學習和謙遜。他一生視表演藝術為生命,創造了多個形象鮮明的藝術形象,《龍須溝》(1951)中的程瘋子、《茶館》(1958)中的王利發、《青春之歌》(1959)中的余永澤、《丹心譜》(1978)中的丁文中、《洋麻將》(1985)中的魏勒等等已堪稱經典,受到幾代觀眾的喜愛。
  2013年1月20日,于是之永遠離開了這個他曾為之不懈奮斗和熱情擁抱過的世界。6年多之后,《我和于是之這一生》由作家出版社公開出版。94歲的夫人李曼宜記錄下了風波迭起、世事滄桑中的相依相傍。本書起筆自1949年的相識相知相愛,有愛情和家庭生活的甜蜜憂傷,更有于是之此后60余年里在話劇表演事業和個人命運上的艱難跋涉,道出了風光無限的演員生活背后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這本回憶錄質樸平實,細膩動人,從中可看到這對伉儷貫穿一生的深愛和信任。不論是研究于是之本人,還是中國當代話劇,這本書都有著重要參考價值。
  日前,“說不盡的于是之———《我和于是之這一生》新書首發式暨讀者分享會”由作家出版社和北京人藝演出中心聯合在菊隱劇場舉辦,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員濮存昕、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編劇郭啟宏、作家出版社總經理扈文建出席了活動。扈文建介紹了這本書的出版緣起,濮存昕、郭啟宏在現場分享了他們眼中的于是之以及這本回憶錄帶來的觸動,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青年演員孫茜作為特別嘉賓,在現場講述了自己對于是之、李曼宜的情感,并朗讀了書中片段《我們的家》。
  編劇郭啟宏自話劇《李白》說起,說“于是之是《李白》不署名的作者”。當年創作《李白》,于是之對倒數第二場戲有看法,認為還缺乏“空靈”。某種意義上講,郭啟宏是在領會了于是之的意圖之后將劇本修改成功的,而這個過程中,他從沒把于是之當成行政干部。談及于是之挑選劇本,郭啟宏介紹說:“他看本子要這么看:首先要有新意,這個本子有好多東西沒合理都可以; 這個本子四平八穩、一點錯誤找不著我不要。所以他個性是很強烈的”。在他眼里,于是之不管在業務上,還是人品上,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是思想家,也是哲學家,平時談及諸如莎士比亞的問題,他都是自然流露出來,從來不是賣弄。人藝能成為一個被大家認可的劇院,跟這群藝術家群體有直接的關系。
  談及于是之“表演的厲害”,濮存昕以《茶館》為例做了具體分析———第一幕各色人等的上場都是攜風帶雨光彩照人的,如八仙過海,各顯精彩,戲,不以王掌柜為主,他是串兒,就像串著糖葫蘆的簽子,守著“配”的本分,穿針引線把戲給每個上場的角兒托得舒服,襯得妥帖。戲都是別人的,但是觀眾恰恰眼睛離不開他。這種含蓄、藏珍的藝術追求,值得后輩演員學習。
  看得到于是之表演的“厲害”與“精彩”,也懂得他的寂寞與痛苦。“是之老師是有恨的人,我小輩人不懂,但是能夠感受到,他心里有積郁不能表達的東西。知識分子最痛苦的瞬間,就是我們有口不可說或是說不出來,或者是不應該說或者不能說,這是知識分子最痛苦的時間。是之老師因為有很多很多痛苦,他才有這樣的命運”。“有些地方要像是之老師那樣生活,有些地方我們沒法學,太痛苦了,所以是之老師是我正面和負面為之深鑒的楷模,我很害怕像他那樣生活,像他那么痛苦,因為我似乎像是了解他,也從我父親那兒了解是之老師,他真是很痛苦,但是是之老師的痛苦是我們應該對他特別給予同情、理解的,他的生命最后急轉直下的病痛,我相信是和他的痛苦有關的,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們心里又油然升起一種同情、理解。他沒有辦法,他是一個藝術的殉道者,飛蛾撲火,明知不可為的悲劇”。
  《我和于是之這一生》讓濮存昕看到了熟悉與不熟悉的于是之。他對書中講述于是之和李曼宜的戀愛史部分特別感興趣,那是他此前不知道的,從中也可以看出父輩們在新中國成立前后那個特殊的歷史背景中的生活和戀愛狀態,“我覺得寫得真實極了,一點造作、一點編撰都沒有,這是特別好玩的,是特別愿意看的”。于是之和石揮的親緣關系部分,濮存昕也認為很有意思,此前只是道聽途說,在這本書里看到了系統的梳理,從中可以看出于是之在走上表演道路的過程中石揮那獨特又不可替代的作用。
  于是之離開快7年了,這本書靜下來、沉淀下來才能夠把他一生說得這么透。在濮存昕看來,這本回憶錄不是作家書,不是名家書,而是一個老人旁觀北京人藝的發展,旁觀于是之一生的成長,一直到他晚年疾病纏身等等,諸多細節不急不慌娓娓道來,文字有著老派人的樸實無華。
  這本回憶錄在于是之和李曼宜一生經歷的主線之外,還穿插點綴了許多“旁逸”的珍貴細節。李曼宜在中央實驗歌劇院時期曾跟隨錢學森夫人蔣英學唱,80年代末兩對夫婦公園偶遇,錢學森那句“你是我佩服的第一個演員,我看了你的文章,我認為你說的道理是對的”讓于是之在回家的路上興奮不已,此后錢學森還寄來自己的書以及夫婦合影給老友留念;80年代中期謝晉邀請于是之在《赤壁大戰》中飾演曹操,為此于是之做了充足的準備,并寫下了詳細的演員日記。后電影因故未拍攝,成為于是之一大遺憾。這份演員日記首度完整地收入書中,從中可看到于是之對角色的揣摩過程;兒子于永、孫子于昊明亦首度撰寫回憶文章; 書末收入目前最為完整的于是之年表,系統梳理了他藝術的一生。
       □魏良煒

上一篇:繁華落盡 珍惜當下———讀村上春樹《且聽風吟》有感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