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于洋
      昨晚,我又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背影。他依舊坐在那個簡陋的板凳上聚精會神地看著滿是雪花的黑白電視機。黑暗的屋子里這僅有的一束光亮把他的影子拉得修長……
      這一幕不只一次地出現在我的夢里,我總是同樣的角度,看著他的背影。
      他是我的外公,已經去世好多年。
      母親遠嫁他鄉,小時候母親每年帶我回去探望一次她的父母是件很奢侈的事情,現在想來,是家境貧寒所致吧。每每總是大小包袱興奮而歸,而后又是淚眼婆娑匆匆離去。最不能忘,母親的淚眼,外公的揮手……
      外公家住的偏遠,得需要走上幾公里的路程到達高速公路方能乘車,每次離開,外公都會一直將我們送至車內,直到車子駛出好遠好遠,不見車影,方肯離開。我總是偷偷看母親的眼,卻未曾敢看過外公的眼。
      每次回去,不管多晚,外公都要把我從親戚家喊回自己的家里住,玩得意猶未盡的我,還總是對他發脾氣,怪他掃興。外婆說,我們睡后,外公總是笑呵呵地一遍遍地走到我們身旁,掐掐臉,蓋蓋被子……第二天早早就給我們做好吃的,還要讓我陪他喝上兩口。
      每晚,外公都會打開那臺老電視機,得經過各種方向調試天線方能接收到信號。由于年歲的增大,他的眼睛花了,耳朵也背了,每次回去,我都會發現他和那臺電視機的距離越來越近。農村生活單調,白天干農活,晚上看看電視便是最大的消遣。“什么時候能在這電視上看到咱們家的人就好了……”關掉電視機準備睡覺前,這是外公必說的話。那時候,我不懂,對他的話百般不解,現在回想,外公是希望我們有出息,是對我們的期望,也是對親人的思念。
      外公家的屋子里,墻壁上糊的都是各種報紙,睡前,我會就地取材,和大人們玩找字的游戲。一次,外公竟然找到了和我名字一樣的兩個字,外公說:“我的孩兒,好好上學,咱也上報、上電視!”頑皮的我總是長長地嘆氣,然后藏進被窩里。
      外公去世前,一直是母親照顧著,那一年母親臉上的皺紋變深了。后來得知,母親并非外公外婆親生,而外公外婆卻待母親比親生還親,母親也曾想過要尋找親生父母,但最后還是打消了念頭。外公去世時,母親一個人悄悄落淚,我說,你哭出來會舒服些,她說她不難過,她覺得她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然后用力地抱住了我。
      不知何時起,外公的背影便經常出現在我夢里。每一次在報紙和刊物上發表文章,每一次上鏡主持節目,我都會第一時間拍照截圖,發到家人群中。母親說:“你外公要是看到就好了,他該多高興啊!”我能感覺到,在天空的一角,外公在對我們笑……

上一篇:想念媽媽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